scroll down

联系我们
电话:0857-7991728
地址:贵州省织金县西湖大道二屯坡

煤炭清洁高效利用 集群效应凸显


发布时间:

2022-08-16

作者:

来源:

贵州省能源局

浏览量:


专家观点:

“组团不仅能够共享资源、降低成本,还有利于实现煤与多种能源资源的协同、梯级利用,促进原料低碳化利用、废弃物源头减量,与‘双碳’工作要求相吻合。”

产煤大省山西近日发布《关于促进煤化工产业绿色低碳发展的意见》,探索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新路径。该省着重强调加快建设现代煤化工示范基地,将分区域推进产业布局。例如,在太原打造以高性能碳纤维、超级电容炭为主导的产业集群,在长治打造以煤基精细化学品、尼龙为主导的产业集群,在阳泉打造以聚酯和可降解塑料为主导的产业集群等。

走系统化、集约化道路是业内公认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趋势。相比以项目为主的“单打独斗”模式,基地成规模、好管理,域内项目还可共享物流、环保等配套设施,减少单体能耗、物耗及成本。在同一基地,多种能源资源耦合利用更具优势,诸如“煤炭+新能源”等组合方式,有助于带动煤炭利用更加清洁高效。据记者了解,这一思路正在多地铺开。

基地化发展成趋势

“荆州本地不产煤,但北煤南运大通道浩吉铁路的日渐成熟,让我们从煤炭紧缺地区转为富集地区。为此,荆州专门建设了大型铁水联运煤炭储配基地,规划每年落地煤炭8000万吨以上。”荆州市招商促进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缺煤解决了,随之而来的又是新问题——消纳不了的余量煤炭怎么办?

该人士介绍,以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为主导的新能源新材料产业基地在荆州应运而生,拟发展煤电一体化、煤制甲醇及下游、煤制合成氨及下游等八大产业。“基地目前初具规模。比如,总投资500亿元的华鲁恒升荆州基地一期项目正在加紧建设,预计明年6月前就能投产。”

为何选择基地化发展?该人士称,除了煤炭,荆州周边石油、磷矿石、卤水等资源丰富,系统发展有助于促进煤炭加工利用与石油化工、盐化工、磷化工等产业融合,实现原料产品互供,提升产业竞争力。“我们还在积极探索园区低碳化发展,依托大基地,若干节能降碳措施将更好落地。”

该思路得到西北大学兼职教授杨东元的赞同。“组团不仅能够共享资源、降低成本,还有利于实现煤与多种能源资源的协同、梯级利用,促进原料低碳化利用、废弃物源头减量,与‘双碳’工作要求相吻合。”

记者发现,除了宁夏宁东、陕西榆林等老牌基地,山西太原、安徽淮北、甘肃庆阳等多地,近期也纷纷加速相关部署。例如在近日举行的山西省“稳住经济一揽子政策措施”新闻发布会上,该省发改委副主任张翔表示,山西还将加快国家绿色焦化产业基地建设,推动深加工产业链条向高端延伸,支持焦炉煤气、煤焦油、粗苯深加工发展高纯氢、精细化学品等产品。

立足煤又不止于煤

以基地为依托,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方式也有了变化。记者注意到,这些以“煤”为主的大型基地,实际发展却又不止于煤,“一煤独大”的僵局正在被打破。

以宁夏宁东基地为例,“十四五”期间,该基地煤化工产业占全部工业的比重将超过60%。但同时,不解决高能耗、高排放等问题,一味延续传统生产方式也不可持续。“宁东开辟了煤以外的‘第二燃料’,也就是氢能,旨在推动煤化工与清洁能源产业互补融合。”该基地相关人士透露,“十四五”期间,确保煤化工项目煤制氢替代比例达13%以上,绿氢耦合煤化工由示范推广走向规模化。

位于宁东基地核心区的宝丰能源,以煤为原料,建成了集“煤、焦、气、甲醇、烯烃、聚乙烯、聚丙烯、精细化工、新能源”于一体的高端新材料循环经济产业。该公司总裁刘元管告诉记者,为进一步打造现代煤化工产业集群,宝丰能源瞄准了绿氢产业。“以绿氢直供化工系统,替代化石能源生产高端化工材料,从而实现煤炭加工过程中的深度脱碳。”

在杨东元看来,多元耦合正是大基地的主要优势之一。“煤的特点是碳多、氢少,不少煤化工产品的碳氢比重恰恰与之相反。反应过程不得不变换工段、排碳补氢,这也是煤化工产业碳排放居高的主要原因。而天然气、石油化工的特点在于碳少、氢多,与煤化工项目相结合、得到理想碳氢比,可用于制备相关产品,在用煤的同时降低能耗、减少排放。依托基地,不同项目之间的合作成为可能。再如,使用绿电也是煤化工项目节能降碳的重要措施。部分基地已在建设光伏发电、光热等项目,让‘煤炭+新能源’成为现实。”

需要持续优化升级

建了基地、上了项目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不是简单做项目整合,而要让不同企业、不同项目之间真正融合、形成合力。”杨东元举例,除了用能端,产品端也可耦合。“这家企业产出的加工废料,可回收利用作为另一个项目的原料,或是不同企业的产品相结合,向下游延伸加工新一代产品。但目前,诸如此类的工作鲜有人专门统筹。基地化发展,不仅仅是上技术、做产品,也要持续优化升级。”

杨东元还称,从已建成的基地或规划来看,产业雷同现象突出。“要么是煤制甲醇、甲醇制烯烃,要么生产乙二醇、焦化等产品,差异化、梯级化发展方向不明。目前,部分基地已出现产能过剩状况,长期以往难免加剧行业无序竞争。未来,一定要从提供大宗原料、基础产品,向高附加值产品延伸。”

上述宁东基地人士也意识到这一问题。“不光是行业内部竞争,随着东部沿海地区一批石化基地陆续投产,‘十四五’期间,预计新增石油炼化产能过亿吨、芳烯产能过千万吨,以煤为原料的化工产品必然面临更多挑战。当前,以基础化工产品为主,产业链不完善,产品附加值低、市场竞争力不强等局面亟待转变。”

另有多位人士称,“组团”意味着体量更大,需要物流、环保等配套设施同步跟上。例如,对内对外高效便捷的交通网络、物流体系就是基本保障之一。“对此我们也有考虑。”前述荆州市招商促进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煤化工产品运输路程越远、转换方式越多,越会加剧安全风险。“荆州基地建成后,可以变以往常用的陆运为水运、多次转运为一次运输,缩短运输时间、节约物流成本,大大降低煤化工产品,特别是危化产品远距离运输存在的安全隐患。”(发布人:高玉洁)


相关文件


相关新闻